首页 > 艺术论文 > 正文

教育照亮幸福之路vigu-4680

2020-05-02 09:13:17  来源:http://www.kamijs.com  编辑:admin

教育照亮幸福之路

——读《教育与美好生活》有感

王 晶(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2012级教育硕士)

在现代西方学界,罗素(Bertrand Russell,1872-1970)可谓是百科全书式的思想家,《教育与幸福生活》是浓缩其教育思想的经典力作。罗素用平实、哲思的语言分别从自身受教育的经历、对子女的教育经验、教育学生的实践三个角度描述了通往自由和幸福的理想教育境界。罗素的教育观点是推动20世纪英国教育转型的一剂良方,其教育观与当时社会发展相连,体现了“大教育”思想。而当时英国教育困境恰与中国当前的素质教育推行过程中的某些问题相似。罗素曾被孙中山誉为“最了解中国的外国人”,他于1920年在中国讲学9个月,在书中对中国教育也进行了相应的考察与分析。罗素尝试用爱为学生构筑更为自由的空间,通过对孩子身体、心理和智力多方面的培养,塑造活力、勇气、敏感力和理解力四种理想性格。

一、活力——源源不断的生命之泉

提高学习兴趣,激发参与意愿,让课堂充满生机与活力是一个日久弥新的教育话题。罗素洞察出活力与学习主动性的关联性,“它会增加我们的快乐,同时减少痛苦。它使人们更容易对外界事物产生兴趣,从而提高人的观察力”并着力挖掘活力的教育价值。这里的活力主要指生理学上的生命力和心理学中的好奇心,是激发一个人求知欲的内驱力。

学生积极主动参与是教育所追求的理想效果,而实际状况却是:随着学生年龄的增长和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学生探索猎奇的兴趣不升反降。教学活动的条条框框给学生划定了明确的思想和行动范围,也异化成为学生兴趣的障碍。特别是在对比中国传统教育、雅典的绅士教育、日本的国家教育和英国公立学校的贵族教育过程中,罗素指出“中国教育带来的是稳定和艺术,却没能带来进步和科学”(第12页)。其主要原因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中庸之道更多提倡人们顺从,相比于日本恪守陈规、卖力工作,中国人容易产生怀疑从而选择懒散的工作方式作为表达异议的途径。类似的阴影依然笼罩着当前的中国教育,对教学大纲、课堂纪律、标准答案等一系列规范的无条件遵守,使得学生纪律感强而思考、参与意识薄弱,课堂上坐满了安静的乖学生,而缺乏新奇的好问题。

二、勇敢——枝繁叶茂的生命之树

来自对过去的阴影经历和对未来的负面预测产生的不安和恐惧,在罗素看来就是阻碍通往自由和幸福的道路的主要障碍。因而我们需要帮助学生直面现实,战胜恐惧,为他们的心灵注入力量。

罗素将勇气细化为几种形式,并且分析每一种形式的复杂特性,无所畏惧是一方面,控制畏惧是更高层次。在书中罗素以自己教育孩子的经验为例,详细介绍了他是如何帮助孩子克服对海的恐惧的具体方法。儿童的恐惧感是与生俱来的,教育者需要对其进行分步骤的适当引导,甚至可以采取强迫训练的方式,逐步认识和消除恐惧,使其最终体验和享受到战胜困难所带来的快乐。罗素认为最好能够从儿童阶段就根除因恐惧而带来的隐患。“克服最初困难而获得成就的经历是终身努力奋斗的诱因。”(第24页)。

自尊是克服培养勇气过程中羞愧和屈辱两大障碍的灵丹妙药。“‘谦卑’压制自尊,但也没有教人真正尊重他人,他仅仅是将通常的自贬作为获得声誉的一种手段,这样就会产生虚伪和欺骗。”(第16页)害羞是学生常见的问题,其实质也是源于内心的恐惧和对规矩的恪守。罗素提倡教育者建立与学生之间的信任关系,然后通过用勇气感染和启蒙学生。让学生在正确区分危险的基础上,既意识到生活危险的存在又在此基础上能够理性对待恐惧,建立自尊自信的自我。

三、敏感力——亘古不变的生命之根

学生特别是处于青春期的学生通常对外界事物拥有敏锐的感知力和快速的情感回应能力。某些小细节的处理可能带来行为上的大波动,因而敏感力更多地被认为是贬义词。罗素却认为适度的敏感不仅是对勇敢的有效补充也会为良好行为打下基础,根深才能叶茂。

罗素将敏感力划分为两个层次,“单纯的感官舒适过渡到获得别人赞许的喜悦”(第19页)为初始阶段,是学生普遍的心理表现。同情心是理性敏感力发展的高级阶段,从关注自我向外部的延伸,从具体的行为到抽象的刺激过渡。生活的乐趣并非总建立在机械增加社会的供给总量之上,个人的价值不应仅仅体现在物质上的满足,更需要精神上的充实。罗素认为同情是学生成长过程中的自然结果,教育的作用在于唤醒而非强迫,教育者有责任引导学生拓宽眼界,从单纯的关注自身,发展为关注身边的人、陌生人,再到关心自然界,打造一颗博爱的心。从日常的生活中渗透和引导,帮助学生用一颗敏感的心感知世界的美,领会创造美的快乐。

在罗素看来,孩子天生的敏感力对引导他们推己及人,成为一个有同情心的人有很大帮助。当学生要求保存他用心完成的作业时,很容易让他明白不能去破坏他人的成果。日常生活中的事例蕴藏着教育的宝藏,等待发掘其价值。

四、理解力——熠熠生辉的生命之光

知识的丰富完善支撑起整个社会的发展进步,也是促进个人提高的中坚力量。罗素将智力的开发作为教育的重中之重,明确指出灌输的错误与危害。罗素察觉到中国人“懒散”的特质源于处于稳定的状态对传统权威的习惯性接受。而这又与传统的教育忽视了好奇的价值、习惯于“你教我学”的方式有很大的关系。

理解力是决定活力、勇敢、敏感力的产生与发展的重要条件,而好奇是激发理解力的关键因素。“好奇要想产生某种结果,就必须同时掌握一定的获得知识的技能,应该养成观察的习惯,相信知识还要具备耐心、勤奋等品质”(第19页)。罗素认为,如果将教育目的局限于传授良好的行为规范,培养学生对规范严格遵守的意识,那么只能教育出谨小慎微、保守软弱的学生。在教育过程中尤其要避免陷入“重智轻德”的误区之中。人类的发展是一个探索发现的过程,真正的知识处在变化更新之中,因而获得知识的能力会使学生受益终生。“技能最能开发本能:提供某些令人满意的技能,而不是其他。教给人正当的技能,他就具有美德。”(第35页)

活力、勇敢、敏感和智慧既与西方传统的品格教育一脉相承,罗素则用爱与同情赋予它们新的内涵。“为爱所使用的知识是教育者所需要的,也是学生应该掌握的。”(第72页)书中罗素突出了家庭的作用,认为“父母是他们以后生活的伟大教育家,并要充分唤起人的本能。”(第36页)并将家庭、学校和社会三者融合入学生成长的大环境中。教育是用爱感化学生,用爱促进学生,在观念上接受教育,愿意学习,让知识变得有温度,让学生变得更幸福。只有拥有美好生活的人才会有能力去改变世界的面貌。

(责任编辑:罗松涛)